风芷凌闩了门,躺在小木床上试图入睡,却辗转反侧,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大师兄、蓝城奕、凌霄,他们三个的脸,轮番在她脑海中出现。

    天魔宫中,答应凌霄的事,真的要去做吗?

    她到底,该不该和大师兄相认?

    蓝城奕到底遇到了什么事,竟然会委婉地跟她说万一等不到他,就让她随澜渊会太乙门?

    她是极困的,却因为思绪凌乱,久久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想起了昨日在天魔宫中和凌霄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.

    “我来见你,不是因为我想认你这个舅舅,”风芷凌道,“我只是想来给桐安城的百姓拿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想认我……认我这个舅舅。”凌霄眼神里的光黯淡下去,他没有想到,十几年来令他朝思暮念、魂牵梦萦的小外甥女,从前同她最亲近的小外甥女,此刻竟然对他说,不想认他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他的错,如果不是他当初弄丢了她,差点害死了她……好在,她还好好的活着,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,是上天给了他重新爱护她的机会,他一定、一定不能再失去她。

    “解药,可以给我吗?”风芷凌语气冷冷,她不知道凌霄在想什么,只想快些拿到解药。

    凌霄目光再次柔和下来,双手轻轻地搭在风芷凌肩膀上,柔声道:“羽儿,桐安城的瘟疫虽然是神乌鼎的毒,但和我无关。但你既然问我要解药,我可以给他们。不过,你不用再去桐安城了,我会派手下的人去给桐安城解毒,这些小事,你不用去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回来了,不管你想不想认我这个舅舅,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。我会慢慢让你想起从前的事,让你重新接受我,接受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想把我关在魔界?”风芷凌从凌霄的话里听出了他的强硬态度,不觉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关你?羽儿,魔界是你的家,我只是想让你留在自己的家,留在舅舅身边,舅舅会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!”风芷凌厌恶地拍开凌霄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,失控道,“你把解药给我,让我现在就离开!”

    “离开?这才是你的家,你想去哪儿?”凌霄反问道,“在太乙山待了十三年,你就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了吗?你知不知道,就是太乙山息鹤庭那个老头,带着仙界那一帮人,杀了你娘,害了你爹,烧了天魔宫,毁了我们的家?太乙门是我们的仇人,你知道吗?你不能留在仇人那里,我要你回来,回家。”

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风芷凌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魔界是我的家吗?

    不,太乙山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太乙山,我还回的去吗?

    家。我还有家吗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都不会去,等我回桐安城,治好城里的瘟疫,从此我会隐形埋名,从三界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让你离开魔界、离开我一步。”凌霄紧紧抓住风芷凌的手,禁锢住她,不管她怎么反抗,他都无动于衷,丝毫不给她挣脱的可能。而风芷凌那小小的手掌落在了他手里,就如同捏着一只刚出生的鹌鹑似的,毫不费力。风芷凌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却撼动不了凌霄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凌霄脸色拉下来的样子,阴沉的令人恐惧。他尽量缓和自己激动的情绪,耐心说道:“羽儿,这么多年了,舅舅有多想你你知道吗?你娘要是知道你还活着,不知道会有多高兴……你小时候,你爹娘那么的疼你,你不能让他们失望,你要留在魔界,亲手替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报仇?我现在就想报仇,替太乙门杀了你!风芷凌拼命挣扎,眼神里露出了仇恨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留在魔界,那解药,我也不会给桐安城。”凌霄的眼神变得阴鸷。

    风芷凌泄了气。她知道自己没有一丁点硬斗凌霄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好,”挣扎了许久,她累了,终于咬咬牙,放弃道,“我留在天魔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凌霄抬起眉,对她突然的态度转变颇感怀疑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说到做到。”风芷凌道,“你让我自己把解药送回桐安城。三天后,你来桐安城接我,我会随你回天魔宫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凌霄立即拒绝。

    风芷凌心中烦躁,却努力隐忍,慢慢的说道:“三天时间而已。我想再去见见我的朋友,和他们道别。我在仙门十三年,是那些人照顾我,陪伴我。如果没有他们,我就不会好好的活到现在。仇恨是仇恨,恩情是恩情。难道我不应该好好的感谢那些照顾我帮助我的人,同他们做最后的道别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,才把你留在仙门这么多年?”凌霄冷冷道,“肯定不是什么好意,或许,根本就是一个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不定,就是想让你长大后,认贼作父,好对付魔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阴谋?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风芷凌对凌霄的认识又加深几分他简直就是一个不通情理、霸道蛮狠、心思歹毒、难以沟通的冷血大魔头!她低着头,气的一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凌霄见她低头生气,心中不忍,终于退让一步:“你非要出去,我可以陪你回桐安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陪我……”风芷凌无语凝噎,她身后跟着个凌霄,她怎么给澜渊解释?

    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闭上眼,好一会儿才抬起头,一脸无奈地看着凌霄,说道:“舅舅……这十几年的事,此刻一句两句根本说不清楚。以后有时间,我们慢慢的说。我答应你,三天后,在桐安城等你,绝不骗你。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”

    “嗯?”凌霄终于听她唤了一声舅舅,语气也柔和了不少,心下欢喜,等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击掌点额为誓。”

    凌霄愣住了。击掌点额为誓,是羽凰小时候,和他之间相互定约定时、两人之间独有的承偌方式。

    “羽儿……你还记得。”凌霄紧喉间滚烫,锋利的眉眼竟展露出浅浅的弧度,他看着风芷凌那小小的、认真的脸蛋,沉默良久,终于,下定了决心似的,点头道:“好,我们击掌点额为誓。”

    风芷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击掌点额为誓,她对五岁之前的事情全都忘记了,但是,有些事情总像是放在脑袋里的一个看不见的角落,当碰到什么开关时,就会毫无征兆、不受控制地突然蹦出来。往往还会附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奇怪思绪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伸出手,跟凌霄击了个掌,又伸出大拇指和他的大拇指一碰,然后将拇指按在对方的额头中央。

    好傻。她不由得想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我会亲自去桐安城接你。”

    .

    风芷凌昏昏沉沉地躺了一会儿,便干脆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用白绫裹住头脸,开门出了屋子,一抬眼便见木头正和澜渊坐在药房内说话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见桌子周围环绕着一圈温和的白光。澜渊在的地方,周遭总是那么的明亮。

    可蓝城奕一走,她更害怕独自面对贺澜渊。幸好此时木头在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维持镇定,走向木头和澜渊。

    木头和澜渊四只眼睛齐齐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澜汐姐姐,你醒啦!”木头手中正握着一个白娟布裹着的一个通透的东西,像是一块玉。见风芷凌出来,便高兴地起身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木头,贺掌门。”风芷凌挥手向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澜汐姑娘,你这两日都未曾好好休息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澜渊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醒了便干脆起来了,躺着也是头晕。贺掌门怎么……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瘟疫已经治好,我也该走了,本来想过来与姑娘道别,见姑娘睡着,便坐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贺掌门不必如此客气的。”风芷凌笑了笑,被木头手中那件东西吸引了目光,忍不住好奇问道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澜渊哥哥的宝贝。”木头道,“刚才澜渊哥哥自己在这里悄悄的看,被我发现了,我求了好一会儿他才愿意给我看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风芷凌不免好奇地多看了几眼,发现那物件很像是一个玉质雕像。

    “木头,哪有求了好一会儿,你想看,哥哥不就给你了?”澜渊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澜渊哥哥像是很不舍得的样子。”木头拉着风芷凌在贺澜渊身边坐下,将包裹雕像的白娟布完全打开,虔诚地把雕像小心翼翼地摆在桌子上,“我答应了哥哥会很小心的,哥哥放心。”

    澜渊笑了笑。他有什么不放心的,就算木头此刻把雕像摔在地上,他也能轻易在雕像落地前捡回来。

    风芷凌终于看清了,那确实是一个近一尺高的玉雕像。

    通透的羊脂白玉,雕的是一个乘着仙鹤、有着灿烂笑容的少女,少女头歪向一边,一手指着前方,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,神情活灵活现。连那只仙鹤,也雕的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风芷凌看着桌子上那个玉雕少女,不由得愣了愣神。她感觉少女好像是在和自己对视一样,她的面孔,让她如此熟悉……

    “真漂亮啊!这是……玉雕吧?”木头歪着脑袋盯着那玉雕仔细的看,爱不释手地抚摸着,又苦于词穷,只是不停的咂舌道,“澜渊哥哥,这是你雕的吗?真是好看!这是雕的澜汐姐姐吧?简直太像啦!和本人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澜渊哥哥、澜汐姐姐……”木头嘴里来回念叨着他们两人的名字,发现了什么似的,问道,“咦,难道澜渊哥哥和澜汐姐姐是兄妹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头还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,却不知身边的两人,都如同眼前的雕像一样,石化了。

    “木头,我有话要和澜汐姐姐说,你可不可以出去一下?”澜渊对木头说话,眼神却一直在风芷凌身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这是木头今天第二次被赶出药房,虽然有点不情愿,也不知道为什么澜渊突然严肃了下来,可是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,当即乖乖的起身说道:“城哥哥也喜欢和澜汐姐姐说悄悄话,澜渊哥哥也喜欢和澜汐姐姐说悄悄话,木头知道啦,木头现在去给澜汐姐姐准备点吃的去,一会再过来找澜汐姐姐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出了药房的门,贴心地将门带上了。

    风芷凌的心跳很快,快到令她听不见周遭的任何声音。直到木头关门的那一刻,她才迟钝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她拿起摆在两人面前的玉雕,手忙脚乱地用白绢重新包裹起来,递给澜渊,强作一脸若无其事地说笑道:“贺掌门,木头他,胡说八道呢,他弄错了,以为玉雕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澜汐姑娘。”澜渊没有伸手接玉雕,只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脸,语气平静的有些人,“我能不能,看一眼姑娘的真容?”

    风芷凌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指,低头道:“请贺掌门不要勉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澜汐姑娘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眼睛很可怕,不能让人看见,会很、很吓人。请贺掌门理解……我找木头有事,先走了……”风芷凌把玉雕放在桌子上,跌跌撞撞的起身,椅子被她的膝盖撞翻在地,可她连疼痛都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澜渊跟着起身,一把捉住她的手腕,急切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压抑的颤抖:“澜汐姑娘,没有什么可以吓到我。请姑娘让我看看,你的真容。”

    贺澜渊的声音就像火山中滚烫的石块,重重砸在风芷凌的心上,灼烫、沉重。

    “贺掌门……”风芷凌无力地站着,低头不敢看贺澜渊,眼神慌乱无措,在做着最后的挣扎“今天贺掌门非看不可吗?如果,我不同意呢?贺掌门难道要亲自动手吗?”她的反问,无疑是对澜渊的反迫。她知道她的大师兄,从来不会强迫和勉强任何人,尤其是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澜汐姑娘今日不愿意,那我会一直跟着澜汐姑娘,直到你同意为止。”澜渊如此说道。他捉住她的手腕,掌心传来灼热的温度,他深邃的双眸牢牢地盯着她,那遮住她眼瞳和头发的白纱,仿佛已被他热切的眼神灼穿。

    风芷凌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逃了。

    良久,她终于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澜渊没有松手,风芷凌用那只没有被澜渊握住的手,微微颤抖着,缓缓将白绫,一层层揭开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水光。还有满目的炽热,愤怒,心疼,以及流淌的深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为什么?”澜渊紧紧攥着风芷凌的左手,捏的风芷凌生疼。

    她避开他的目光,冷声道:“贺掌门吓到了吧?现在看也看了,可以了吧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她挣脱了他的手,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风师妹。”澜渊在她身后喊了一声,声音嘶哑低沉。

    风芷凌脚步顿了顿,道:“贺掌门在唤谁?”

    “唤你。”澜渊一步一步靠近她。

    “我叫澜汐。”风芷凌轻笑一声,道:“贺掌门是不是把我当成其他人了?”

    澜渊走到了她前面,挡住了她的去路,低头幽幽地看着她,艰涩地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句话:“风师妹,你到底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贺掌门,”风芷凌打定主意,强撑到底不管他说什么,做什么,她都不承认……他能怎么样?她现在是十三岁的澜汐,而不是十八岁的风芷凌。她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,疏离却颇为惋惜地道,“你认错人了。我不是你玉雕上那个什么风师妹,我叫澜汐。或许我和她长的有些像,才让贺掌门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认错。”澜渊哑声道,“你或许忘了,那天,我亲眼见到你的头发和眼睛变成红色…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得小了好几岁,可是,朝夕相处十二年,你的每一个样子,我都清清楚楚。风师妹,告诉大师兄,你的身体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是因为,魔丹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把魔丹给了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是什么风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,是蓝城奕带走了你,对吗?”澜渊情绪接近失控,他一步步贴近风芷凌,一步步紧追不舍地问道:“……你为什么不回太乙门?为什么要避着我?这一年多来,大师兄到处找你,甚至去魔界找过你的下落,可是全都没有你的踪影。大师兄真的很担心你。你的几位师兄,他们都很牵挂你。现在大师兄终于找到你了,你为什么不肯认我?”

    风芷凌很少见澜渊这副激动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看他,赶忙转身,眼泪突然止不住地奔涌而出,瘦削的双肩随着无声的抽泣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可以继续伪装、继续无所谓的掩饰,可以做到赶紧离开这个地方,离开这个人……可此时此刻,她再难强撑下去了。

    澜渊从身后轻轻搂住她,将头埋在她头顶发旋之间,心疼地道:“你都知道了,对吗?蓝城奕告诉你了?过去的事都过去了,风师妹……不要再躲着我了,好吗?所有的事,大师兄跟你一起承担,我们一起,好不好?大师兄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在外面,一个人承受这么多?”

    风芷凌身体僵住。

    很多年了,澜渊很多年没有用这种亲密的方式抱过她了,这让她恍然有种感觉那个玉雕,那炽热的眼神,这亲密的拥抱,难道大师兄对她……

    她一时贪念这个温暖的怀抱,希望这一刻就这么永远定格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立刻打消了这些妄念,她知道,发生的那些事情不会轻易过去,这一切 她都没有资格再拥有。

    她是魔尊的女儿,是仇人的孩子;

    她是屠了太乙门的帮凶,是亲手害死了几百个同门师兄的凶手。

    她凭什么,凭什么再留在大师兄身边……

    可是可是,就让我再享受一会儿这个拥抱,这份温暖,再等一会儿就好……她试图麻痹自己,说服自己,思绪在矛盾中混乱起伏,百感交集,全然没有意识到,自己哭得多么的伤心绝望。

    她突然,没来由的憎恨起蓝城奕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自己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也许早就死了,也许稀里糊涂的活者,反正都不会像今天这样,清醒却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要走了。”风芷凌用尽了全身的气力,强迫自己从悲伤中抽身而回,强迫自己止住了抽泣,她声音有点沙哑,但还是努力维持着正常的语气说道,“抱歉,贺掌门,我居然忍不住跟你一起伤心起来了。你……别太难过,总是会找到你的风师妹的。”

    澜渊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风芷凌轻轻挣脱他的怀抱,捡起地上的白绫裹在头上,冷声说道:“我要去跟木头他们道个别,离开桐安城了。贺掌门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她打开药房的门,一步步走远,没有再回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