Δ』你Δ我』Δ看书网

    次日一早,楚渊便给楚芸蕙下达了前往盘龙山的任务,时间紧迫,已经等不到回京再定夺了。

    一队精卫铁骑,加上霍婧雪护航,楚渊准备的算是极为充沛。

    “芸儿”

    临行前,楚渊将楚芸蕙唤到跟前,思量了许久,才开口:“听闻凤钰将凤国的皇宫一把火烧了,眼下凤国的上京搬到了前元朝的上京之地”

    这事,楚芸蕙虽不了解,可之前听凤钰提过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恨透了凤国,那个伤心之地,几乎毁了他,他如今登上凤国帝位,又怎会留那样的地方做都城

    想来不久的将来,国号都会改了,这一点,楚芸蕙并不打算跟楚渊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”点了点头,楚芸蕙不想再多提关于凤钰的事,她看着这个母皇,平生头一回感觉到她也已经沧老,虽然容颜保持的不错,可那对枯稿的双眼里,却满是沧桑,鬓间也有了白发,精神上满是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顿了顿,楚芸蕙拉了楚渊的手,似是酝酿了许久,才开口说道:“母皇,你保重身体,不要太过操劳,儿臣会尽快回来的”

    似乎没料到楚芸蕙竟会关心自己,楚渊的身体僵了僵,面上有着复杂难辨的颜色,良久,只嚅了嚅嘴角,从喉头发出一个简单的:“嗯”字。

    待楚芸蕙出发,楚渊这才发觉自己的眼角竟有些湿润,她跟着队伍走了一段,而后定定的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允之,我们的女儿长大了”不知是欣慰还是感动,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从此处入盘龙山,不过七天的马程,楚芸蕙带的一行人又全都是铁骑勇士,个个都体力惊人,连着赶了三天的路,楚芸蕙寻思着要找个地方歇歇脚了。

    进盘龙山也有一场硬仗要打呢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听霍婧雪道:“主子,前方便是下河镇了”

    虽说霍婧雪也想回家看看霍家老祖母,可她毕竟已是楚国将军,必不能因为个人私欲而耽误了大事。

    便只是提醒了一句,也就没有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两人倒是心有灵犀,此时的楚芸蕙,也正思量着要不要去下河镇瞧一瞧,她离开已是一年多了,不知下河镇如今如何。

    水生一人留在镇上,又当如何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楚芸蕙也开了口:“今晚就在下河镇住下吧”

    说罢,便带着一行铁骑乔装成商队,浩浩荡荡的进了下河镇,将一行人安置好后,楚芸蕙又让霍婧雪回了趟霍家,而她则是去了济仁药铺。

    相隔一年,走在这熟悉的街道上,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心里忽的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苍桑感。

    勾唇,自嘲的笑了笑,楚芸蕙朝着那药铺走去。

    济仁药铺的生意,还是如同一年前那般好,便是刚走到门口,便是听一行百姓赞不绝口,皆说这药铺的大夫是个仁善的,不仅医术好,而且还不收诊金,当真是顶好的人。

    铺子里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女人,楚芸蕙愣了愣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,这几个女人,是她离开前,曾企图谋害她的那几人,不知姓名,她和济仁药铺的人,都以阿大、阿二、阿三来称呼他们。

    当时她并没有给这几人下什么毒药,不过是吓唬她们罢了,而她给常水生的解药,不过是些强身健体的普通药丸。

    事隔一年多,也不知这几人怎的还会出现在济仁药铺。

    上前,楚芸蕙拦住了三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三人脚步一愣,正要发作,一抬头瞧见来人,三人皆如同见了鬼般的瞪圆了双眼,颤了半天的嘴,才勉勉强强吐出一个:“楚,楚”楚什么来着

    想来亦是记不起了。

    屋内的人听到外头的动静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常水生穿着灰色的长袍,一头乌发高高束起,比起一年前清瘦了一些,不过倒更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水生”楚芸蕙率先瞧见他,低低唤了一声,这一声轻唤,如同隔了千山万水,又如同他们每日清晨起床一声熟悉且习惯的呼唤。

    常水生的脚步愣在了当场,抬头,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阳光中,她的周身被渡上一层金光,耀眼的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片刻怔愣之后,常水生咧嘴一笑,似是释然,又似是欣喜,开口,不过一句:“你回来了”

    便让人有种游历过后,归家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阿大几人亦认出了楚芸蕙,她们早在半年前便知道了自己并未中毒,只不过瞧着常水生为下河镇的百姓医病的善举,日积月累下来,三人竟感动了,便是常水生已放任她们自由,三人却不肯离开了,自愿留在济仁药铺帮忙,做些跑腿的粗活。

    倒也过的平平顺顺的。

    “楚掌柜的,我们如今在药铺帮忙,真没做过坏事”阿大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楚芸蕙点了点头,拍了拍阿大的肩膀:“我知道,好好干,人生在世,最重要的是活的坦荡”

    三人连连点头,只觉得此话甚是有理。

    早前做恶的时候,虽说横行霸道,可心里总有种不蹋实的感觉,总是害怕哪一天这条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如今,她们也做了善人,下河镇的百姓们见到她们,也不再绕道走,而是亲切热情的与她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很奇妙,也让她们活的更加的自在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今儿个病人少,我去做几个小菜,咱们喝一杯”常水生仍旧是笑,示意楚芸蕙进门,而后便招呼了阿大三人半关了铺门,他则去了厨房,做了几个精心的小菜。

    又让阿二去买了壶酒水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便围着桌子坐下了。

    常水生为楚芸蕙满上一杯,心里颇为感概:“秦掌柜的和无尘前几日回来了,我也知道了你们这些时日的种种,我以为”以为楚芸蕙再也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不一般,却没想到,她竟是楚国的皇太女,将来的楚国女皇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早前还曾屑想要嫁给楚芸蕙,常水生此时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暗自摇了摇头,将脑子里的那些想法全都抛开。

    “以为我不会再回来了”楚芸蕙先干了一杯,含笑看着常水生。

    zw1905097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