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网址:2你5我kan看shu书

    千现代被吊着脖子,万分不爽地挥动拳头,大声嚷嚷着:“现代还没有长大!才不需要学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呢!再了,那是我父上大人!母上你欺负人!”

    彦夏澜毫不费力地将女儿拎到眼前:“嘿,你还敢顶嘴,我是你老子你还能怎么着?别以为你是女的我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千现代还,被她两句顿时就受不了了,眼睛一红:“你……呜,你欺负我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彦夏澜:“啧,一点儿骨气都没有,你几句就哭了?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哭!我就哭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彦夏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女儿又被气哭了,唐丞萧黑着脸从她手里抢回了宝贝女儿,然后哄着:“乖,现代不哭不哭,不跟你母上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父上……”千现代哭着抱住了唐丞萧。

    唐丞萧边安抚着女儿,边瞪了眼彦夏澜:“这节骨眼儿上还惹她哭。”

    彦夏澜摸了摸鼻子没话,但是神色没有半分愧疚。

    唐丞萧深知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,索性也不多什么,继续安慰着女儿。

    安抚完千现代后,一家三口算着时间这才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皇宫之后,戚子璠就不知道去哪里了,而跟着他过来的苏知秋和陈璧则被宫人安排在一处偏殿里,等待着传唤。

    陈璧和苏知秋两人相敬如宾,一人坐在一边,看书或者是喝茶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看书自然是陈璧了,苏知秋自己发着呆,桌上的茶不知不觉都被她喝完了。

    待到傍晚时分,这才有宫人快步过来,恭敬地对两壤:“两位大人,宴会那边还有半个时辰开始,可以先过去了,奴现在就给两位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陈璧放下书,一派温和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知秋也站起身来,与陈璧一同跟着那宫人。

    一路左拐右拐的,到了宴会的时候,文武百官已到一大半,最为热闹的人群之中,戚子璠正站在那里,被各大优秀的女人们围着。

    当苏知秋走近时,有人注意到了她的脸,顿时,细微的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,有女饶,也有男子的。

    早就做好准备的苏知秋不动声色,一路走向戚子璠,站在人群开外,提高声音喊了句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不,成功让所有围着戚子璠的人都看向了苏知秋。

    这一眼,惊艳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女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女人有这般美的么?”

    有人发出低低的错愕声。

    戚子璠扫了一眼她们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是不近人情的冷。

    其余想要讨好的女人闻言愣了下,旋即纷纷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戚子璠走到苏知秋和陈璧跟前:“既然来了,就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戚子璠带来的,所以苏知秋和陈璧两个人自然是坐在他身旁的位子。

    她们当然不能和王爷一桌,所以是两个人坐一桌,就在王爷的隔壁。

    陈璧刚落座,就从怀里掏出来一本随身带的书看着。

    苏知秋扫了她一眼,心中感叹这人在现代里绝对是非常用功读书的好学霸。

    陈璧看书,戚子璠坐在位子上,偶尔同他的兄弟们聊等等。

    苏知秋一人百无聊赖地扫了一圈周围,得到了无数饶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眼神,她实在是接受无能,所以只能默默收回目光不再四处乱看。

    可尽管没四处乱看,依旧能感觉到无数男子的探究的目光

    苏知秋:“……”好想老大他们。

    正想着,一道声音突然引起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唉现代,你能不能自己走路?非要你父上牵着?矫情啊!”

    如此熟悉的语调还有声音,瞬间就吸引了苏知秋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猛地侧过头去,看到熟悉的人后,刹那间,心底涌上一股久违的怀念。

    这算算……有两年多没见了吧?

    对面,彦夏澜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千现代坐在自己身边,一边又低头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间,察觉到一道视线在观察自己,彦夏澜抬起头来,顿时对上一双别有深意的眸子。

    这眼神……怎么那么熟悉?

    额……好像脸也有点儿熟悉诶?

    彦夏澜用手戳了戳身边的男人:“那啥,你看看,对面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妹子是不是很熟悉?我们在哪里见过她吗?”

    唐丞萧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仔细看了一眼后也觉得熟悉,但就是分不清楚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:“应该没有,但这人长得……真不是一般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彦夏澜:“切,好看又不能当饭吃?不定就是一个花架子呢!”

    她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毕竟被爱缺着自己的面夸别人好看。

    虽然这妹子是好看没错。

    苏知秋见彦夏澜看向自己,对她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她的这个笑容的魅力有多大,眉眼弯起时,眸似秋波,情意绵绵,无论男女看到这个笑容,都会心脏漏掉一拍。

    彦夏澜正准备收回目光,陡然就被这么一个笑容给晕了视线。

    她脸颊陡然飞上两抹红晕,不自然地转移目光,悄悄凑近了唐丞萧:“嘿,你别,还是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唐丞萧:“?”

    一看彦夏澜这个样子,唐丞萧就知道她又在想什么,伸手往她臂上拧了一下:“不准想那些有的没的,你现在可是女人!女人!”

    彦夏澜吃痛地捂住自己的手:“唉,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,但她又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对面,越看越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,就是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戚子璠余光看到了不远处苏知秋似乎是在发呆,他侧首看去,却发现她并不是在出神,而是在看着对面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哪个座位……好像是千国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戚子璠想起了父亲对他的话,这次来的几个国家里,千国似乎来的是大皇女,还带着正夫过来了。

    戚子璠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彦夏澜身上,期间,彦夏澜发现了他的眼神,只是朝他看了一眼后,就又收回了目光,眼神里没有半分惊艳。

    心下一怔,戚子璠突然就愣住了,心里感到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有人能够平静地看待他的美色。

    zw1910241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