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稿子被吞了,这两天先别看。(目前修改到父凭子贵章)

    可是,大概是天生的血缘关系,当他听到顽主的话时候,忽然间翻了一个身,把头朝向顽主着一边,柔柔软软的小嘴鼓鼓囊囊的,不期然吹出一个水泡泡。

    哎呦,那个可爱的模样简直把顽主的一颗心都给融化了。

    顽主瞬间就被逗笑了,傻憨憨一样,在没有旁人的营帐里一个人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颗寂寞几千年的心,仿佛在这一刻被勾动了心魂,感到无边的满足,以及疯狂而炽热的心动。

    “小丸子,小丸子,小丸子……”

    顽主开心地逗着他的宝宝,他想起自己以前做过的一个梦,不免又傻兮兮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曾经,在那个梦里,顽主梦到他的小丸子被赢荼给下锅了……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顽主开心的表情蓦地僵住,犹如被电击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急忙甩甩头,抛掉那些不开心的噩梦,什么火锅,呸呸呸!

    顽主暗暗下决心,等着以后有机会回凉城,他一定得把自家的火锅店全部都关闭掉。

    为了他的小丸子,为了热爱和平与生命,一定要拒绝火锅,远离一切有水的地方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暮离和嫦曦返回的时候,天色已经接近傍晚。

    除了赢荼和顾珩,其他人都已经醒过来,沿着附近山林去狩猎了。

    暮离将采来的药草分成两份,一份给了云光,另外一份交给三南侍者,让她们将药草熬了,送到顾珩的车上去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伤势严重,或许还得再喝几次药才能稍微有点起色。

    嫦曦脸上拢着一丝倦容,清冷的眉宇间却是隐约泛着熠熠神采,虽是累了一些,不过,心情颇为不错。

    他坐在车内,单手撑着额头,浅声吩咐道:“冷儿,我先休息一会儿。除了大事,莫惊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宗主。”嫦冷儿站在车外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嫦冷儿悄悄往车内瞥看一眼,发现嫦曦好像心情不错,又是与暮离一起回来了,一时间思绪蹁跹,浮想联翩,不知不觉羞红了耳朵,喃喃自语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暮离前去探望赢荼,在她外出的大半天里,这个小少年竟然一直沉睡着,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她担心赢荼是不是又不舒服了,就特地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“家主,请您放心,小公子睡的很好,连梦话都没有说过一句。”负责伺候的仆人向暮离行礼,禀报赢荼的情况。

    暮离掀开车帘朝车内看了一眼,不期然地看到赢荼动了动,睁开了一双美若刀锋的浅紫色眼眸,她微微诧异,“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听到你的声音了。”赢荼揉了揉眼睛,坐起来,四下左右看了一眼,“我们还没有启程吗?”

    血族人听力极好,睡眠亦是很轻,稍微有动静就会被吵醒。

    赢荼这几日没有太多睡意,行路的时候也睡不安稳,因此暮离一过来,他便被暮离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暮离点点头,“再等一会儿,眼下尚还有一些人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比如,外出打猎的常寻和玉蝶衣……

    “哦,”赢荼明白众人没有启程的原因,朝暮离招招手,说道:“那你过来陪我一会儿,我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暮离给侍者们使了一个眼色,旋即上车,坐到赢荼身边。

    侍者立刻去准备食物,不一会儿就将食物送上来了。

    赢荼胃口并不大,食量也不多,索性和暮离一起同分了晚餐,“暮离,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暮离其实不太饿,但是,不忍心拒绝赢荼,只好将新鲜的血液分了一半,缓慢地喝着。

    “不好喝?我觉得味道还行。”赢荼察觉异常,仔细地品了品,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特别饿。”暮离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吃过了。”赢荼如此聪明,怎么会猜不到?他很好奇地问:“你和谁一起吃的饭?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,赢荼想吃一小下下醋。

    “嫦曦,”暮离说完又觉得不太妥当,补充了一句,“下午,我去山里寻药,顾珩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?他自找的。”赢荼对于顾珩的印象不好不坏,不远不近,没有特殊的想法。

    单纯就事论事,他也觉得顾珩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类猎者,身份那么不合适,还总跑过来打探血族人的事情,就算是没有包藏祸心,也不该如此这般,乱了两族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暮离没有多说,只是浅浅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她多说一句,少说一句,不管是否客观,都会被赢荼误解。

    暮离从来都不否认,眼前的小帝王是一个极为任性的醋坛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说话?不认同我的观点吗?”饶是如此,赢荼也还是挑出了毛病,心情不佳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暮离很想含糊过去,转开话题,“吃饭的时候注意力集中一点,不然,会不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“暮离,我现在是和你讨论健康吗?”赢荼一言不合,又把话题扭了回来,“我想问你,你不觉得他很过分吗?一个人类千里迢迢的追到这里来,有什么意思?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庇护,可能他早就变成别人口中的食物了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他很过分。”暮离担心赢荼的健康,只能顺着赢荼说,不能违背赢荼的意思,和赢荼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在敷衍我。”既然谈到这个问题,赢荼也想认真地和暮离谈一谈,“你老实告诉我,我们马上就要去大盘古都了,他怎么办?一直带着?”

    “不带着的话,能怎么办?”暮离颇为无奈,“以他的身份来说,留下来会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看到我们很多秘密,万一以后告知猎管局,到时候,我们岂不是会被猎管局的人拿捏在手里?”

    这才是赢荼真正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关乎于血族人的千秋大计。

    “荼荼,本爵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。”暮离给了赢荼一个保证。

    暮离明白赢荼的担忧和顾虑,那样的想法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,她亦是想了很多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意外和保证那一个最先到来。”赢荼仍然心存顾虑。

    他再也没有心思吃饭了,凝视着暮离,满眼都是担忧。

    dn1902041d